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首页 > 资讯

第4章他要是不肯会怎样

发布时间:2019-12-04 06:43:07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魔君老公轻一点儿》第4章他要不然不愿会怎样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暖啊,你看见海东了吗?”孟奶奶声音很虚弱无力,但她还挂记着我的事,让我很深深的感动。“暖啊,你见到海东了吗?”孟奶奶声音很虚弱,但她还记挂着我的事,让我很感动。。

>>>《鬼王老公轻一点》章节目录<<<

《第4章他要是不肯会怎样》精选

因为我说以后不来了,他生气了?

正想着,孟奶奶醒过来了,她一睁眼,都顾不上跟我说话,就立刻盘坐起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眉心点了一个红点。

“暖啊,你见到海东了吗?”孟奶奶声音很虚弱,但她还记挂着我的事,让我很感动。

我点点头:“见到了,海东上了您的身,奶奶,您身体没事吧?”

孟奶奶松了口气:“没想到海东身上煞气这么重,我老婆子差点没扛过来。”

我一听这么凶险,更觉得愧疚了,不由地低下头去。

孟奶奶问:“海东答应帮你了吗?”

孟奶奶为了帮我差点赔上性命,想到商城羿先前的警告,我怎么也不能告诉她,李海东根本就对付不了商城羿这只恶鬼。

我勉强挤出个微笑,对孟奶奶说:“答应了,海东说他会帮我解决的。”

孟奶奶没有深究,高兴地拍了拍我的手:“那就行了,丫头,天不早了,我们回吧。”

我端起幡盘,起身的时候孟奶奶才看到倒下来的墓碑,顿时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说话,想去把墓碑扶起来,孟奶奶拦住了我。

孟奶奶走到墓碑前,轻轻将墓碑扶起来,插回墓坑去。

但是她的手刚离开,墓碑便又倒下来了。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孟奶奶脸色也很不好,她看着我说:“丫头,你不是说海东答应了吗?”

“是啊,是答应了啊。”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孟奶奶叹了叹气:“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

和孟奶奶往回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墓碑,突然感觉那字迹好像深了一点。

回到村里,孟奶奶叮嘱了我几句:“你不用怕,我会再想办法,这几天你哪都不要去。”

我点点头,商城羿说了,这几天他不会来,我大概是安全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上完坟回来,徐慧颖都要让我跪在门口,烧黄纸给我驱驱邪。

这次也一样,远远地就看见她和我爸守在门口。

一看到他们我就不想往前走,不想徐慧颖也看见了我,冲着我招手:“小暖回来了,快过来!”

莫名其妙的热情让我心里一个激灵,这是,又憋着什么坏想整我呢!

“怎么样啊这次?”徐慧颖抓住我的胳膊,急急问道。

我茫然:“就那样嘛。”

心下疑惑,难道他们知道商城羿的事情了?

不应该吧?

“小暖,你先跪下。”我爸指了指门槛外面放着的蒲团,对我说。

以往都是直接跪地上的,这次待遇有点不一样,我心里开始打鼓,这俩人是要把我怎么着?

我没有跪,不卑不亢地看着我爸:“爸,这些东西你们也不用准备了。”

我爸眉毛一挑:“什么意思?”

我说:“我以后不会再去给海东上坟了。”

“什么?”话都没说完,徐慧颖脸色就变了,手里的黄纸都掉到了地上,“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海东庇佑,你和你爸都活不到今天,你现在说不去了,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听到徐慧颖这么说,原来这里面真的是有隐情的!

只是他们一直都没有告诉我。

“怎么回事?为什么活不到今天?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爸没有回复我,只是说:“这事不用你管,快给我跪下!”

说完按着我的肩膀就往下跪,我硬挺着身子不愿意动,徐慧颖直接在我膝盖处踹了一脚:“给脸不要脸。”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我爸按地死死的,一面还招呼徐慧颖快点。

徐慧颖忙点了点头,从旁边拿过来一只装满了粗粮的破碗。

然后抓起我的手指,在破口处重重一划,血就顺着碗沿流进了粗粮里面。

徐慧颖抓着我的手指,不停地把我的血往碗里挤。

我疼得直抽抽:“你们干什么?爸,我可是你亲闺女啊。”

我爸仍然是死死按住我:“你别怪爸狠心,爸也是为了我们全家的安危。”

挣扎的间隙,商城羿给我的那枚刀币突然掉在了地上,清脆地响了两声。

我怔了怔,才想到商城羿并没有告诉我这刀币的用法,只说可以防身。

徐慧颖可能是挤够了,松开了我的手指,对我爸点了点头:“可以了。”

我爸也松了手,我赶紧去把那枚刀币捡起来,以免它把商城羿那只鬼给招来了。

徐慧颖端着那只碗,两眼放光,“他爸,过来看,过来看。”

我爸忙凑过去看,我坐在地上,紧握着刀币,盯着他俩。

不就是一碗染了血的粗粮吗,有什么好看的?

“果然跟你妈说的一样,媳妇儿,我们发了。”我爸不知道看到什么,激动地身子都在发抖。

徐慧颖也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可不是吗 ?早跟你说了,我不会害你们的,你现在信了吧?”

我爸忙不迭点头:“信了信了,娶到你可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显然,他们在密谋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而且是密谋了很多年了,肯定还包括我和李海东订娃娃亲的事情。

“你总算是想明白了,还不算晚。”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我整个人都一个哆嗦。

“你,你不是说有事要忙,暂时……不回来吗?”

徐慧颖他们已经走远,我才敢哆哆嗦嗦地问出口,同时慢慢地回头。

什么也没看到,但那股阴冷的气息却在,是商城羿没有错。

手里的刀币震动了一下,“不是你喊我回来的吗?”

“天地良心,它是自己掉地上的,我没喊你。”我绷着嗓子,小心翼翼答道。

商城羿没说话,有一股冰凉的力量托起我被划破的手指,酥麻的感觉传来,我看见伤口处慢慢地愈合了。

意识到商城羿居然在替我疗伤,我咬着唇,觉得很惊悚。

“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你现在与我有了血契,不能再轻易流血。”商城羿放下我的手,温柔地说道。

我茫然地点点头,我也不想啊,胳膊拗不过大腿啊。

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商城羿刚才那句话,忙问道:“你前面什么意思?我爸他怎么了?”

闻言,商城羿冷哼一声:“知道他们为什么给你和李海东定亲吗?”

我随口答:“徐慧颖拿了人家钱。”

“不止,李海东是徐家害死的,偿命的代价就是你这个阴婚妻子。”

我觉得更惊悚了:“李海东是病死的啊。”

商城羿冷哼了一声:“也就你这么蠢。你以为李海东是真心想帮你?如果不是你这层关系,他怎么可能在阳间自如行走这么多年?”

我还没有消化商城羿的意思,孟奶奶就来了。

“暖啊,我找到对付那只鬼的办法了。”孟奶奶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纸包,来到我面前。

我当即就感觉到一股阴冷充满杀气的眼神射向我,顿时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孟奶奶不知道,此时商城羿就在我旁边。

“你竟还想着让她对付我?”商城羿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我下意识地一阵抖。

孟奶奶拉起我的胳膊:“坐地上干什么?快起来。”

我咳了两声:“孟奶奶,您这才回去一会儿,就为我的事情操心,身体受得了吗?”

孟奶奶爽朗地笑道:“没事,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丫头,你听我说啊,要对付这只鬼,需要……”

“咳咳!”我更大声地咳嗽了两声,“孟奶奶,他很厉害,我不能再连累你。”

说完,我就看到空地上多出来一双脚,往上看去,商城羿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孟奶奶丝毫没有发现商城羿的存在,继续说道:“放心,这次我有把握。先前是因为你们身上的血契,我有些忌惮,但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克制血契的办法。”

我偷瞄着商城羿的脸,他眉头微微挑了挑,笑道:“克制血契的办法?我倒是很想听听呢。”

商城羿的反应让我也有了点期待,说不定孟奶奶是真的想到了办法。

如果能够解开我和商城羿的血契,让我不再被他骚扰,那我可能,做梦都会笑醒。

大概是我反应太奇怪了,孟奶奶皱了皱眉:“丫头,怎么你好像不太关心?”

我连忙摇摇头,我当然关心,只是不想让商城羿知道,再让他想到应对之法那可就真的白费了孟***苦心。

商城羿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轻笑着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指了指孟奶奶,笑着的眉眼好像在说“你问吧,我不听就是了。”

我顿时就有一种认命的挫败感,“孟奶奶,真的可以吗?”

孟奶奶拍了拍我的手:“那是当然。丫头,今天晚上来我家里找我,我现在去准备,保证让那只鬼再也不敢纠缠你。”

孟奶奶说了几句之后就走了,我看着她颤巍巍的背影直叹气。

商城羿走近我,抬手摸了摸我的脸,我跳开:“你别碰我。”

商城羿脸色冷了冷,掌风扫过,就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这血契还没解,你就这么有底气了?”

他话语里的威胁让我清醒了不少,商城羿长得再魅惑,对我再温柔,本性还是一只鬼。

见我不答话,商城羿抬头看了看天色,想到了什么似的:“晚上再来找你。”

离开几步之后又回头对我说:“顺便看看你那位孟奶奶还有什么好本事。”

商城羿真的走了之后,周身的压力才彻底消失。

昨晚一夜没睡,我回屋后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迷迷糊糊地好像看到了商城羿。

周围很黑,商城羿的脸上泛着幽幽的蓝光,特别吓人。

“暖暖,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听话?”

我吓得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

最近可能是被商城羿吓坏了,连做梦都是他。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了下时间,六点多,正是大家做晚饭的时间。

徐慧颖和我爸不在家,我下了床,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孟奶奶家里走。

路上冷清清的,时不时传来一声蛙鸣,显得格外空旷。

我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我,一回头,什么也没有。

“商城羿,是你吗?”我四下望了望,不确信地问道。

没有人回复我。

应该不是商城羿。

我缩了缩脖子,随便鞠了个躬:“不好意思,无心冒犯,见谅。”

念了句佛号,我撒腿就往孟奶奶家跑。

孟奶奶早在门口等我了,一见我来,就拿松枝蘸着清水给我净了净身。

凉凉的水滴落在皮肤上,有点儿像商城羿的手。

呸!

什么时候了,我居然在想商城羿。

孟奶奶在院子里摆了一个香桌,四个桌角都摆放着一个装满了大米的瓷碗。

香桌周围则用八块黑石,压着一沓符纸摆了个八卦阵。

每块黑石上都用红线系着一只铜铃。

铜铃之间则用一根细细的银线相连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那条细线。

这阵势让我也莫名紧张起来,搓了搓手:“孟奶奶,这是个阵法吗?”

孟奶奶点点头:“这是锁魂阵,等会那鬼来了,我让他自己解除跟你的血契,如果他不肯……”

我急着问道:“他要是不肯会怎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