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赌赛(1)

发布时间:2019-12-04 23:32:41

潭南面十多步远处,位置摆放两只同样大小的水缸,一位身着淡绿衣裳的少女站在两缸中间,身段纤瘦,口中喊着“加油,加油!加油,加油!”恰恰六师妹颜志悫。  她亦算美女一个!发丝如漆,香脸桃腮,肤白犹如羊脂,耳垂挂着一对水晶耳环,莹莹润华,更能印衬她的神娇丽颜。身临碧水潭数丈外,烟雾消去尽绝,亮眼望出,看见一座峭壁挺拔直立,下面是一个水潭,近邻屹立着一株千载古松,树干竟达几楼粗壮,根深叶茂,勃然生机;该处硌石虽少,却更尖锐,似刃纵插。。

>>>《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章节目录<<<

《第七章 赌赛(1)》精选

  只身走向后山,一路行来,唯见四周岩石如林,形态百异;水流万道,细而不涸;花卉绝无,松树零零散散分布,它们体型比他处的矮很多,庶可说近乎灌木一类;由于雪水初化及雨水之故,烟雾溟蒙,相隔一阵,才能看清眼前景象。

  身临碧水潭数丈外,烟雾消去尽绝,亮眼望出,看见一座峭壁挺拔直立,下面是一个水潭,近邻屹立着一株千载古松,树干竟达几楼粗壮,根深叶茂,勃然生机;该处硌石虽少,却更尖锐,似刃纵插。

  又见水潭南面十多步远处,摆放两只同样大小的水缸,一位身穿淡绿衣裳的少女站在两缸中间,身段苗条,口中喊着“加油!加油!”正是六师妹颜志悫。

  她亦算美女一个!发丝如漆,香脸桃腮,肤白有如羊脂,耳垂挂着一对水晶耳环,莹莹润华,更能映衬她的神娇丽颜。而这对水晶耳环,正乃其指腹为婚的情郎、五师兄虞志谌所送。这虞志谌皮肉白净,唇若涂朱,也算长得清秀,配得起他师妹,天生佳偶的一对!他俩亦是其师收养回来的。

  武志彦自个儿想:“五师弟生性滑溜,都十六岁了,还喜好玩乐,练功总是吊儿郎当的,得过且过。偏生脑袋精灵,另开蹊径,通研法器一道,且略有小成,连师父也对他大口赞扬。”

  顺目远眺,见到虞志谌一身涅白服饰,越增他的倜傥丰姿。时下的他两臂平展挺直,两掌拇、食、中三指各拿一只酒杯,双脚正自一点一点地冲向摆放水缸处。

  眼光转射峭壁下面的碧水潭,一道喷泉喷注潭内,可是多少年来,潭水从未涨溢出外,想是其水另有疏泄之道。潭水碧绿如玉,清澈明亮,可以目视到底下的鹅卵石,有的像玛瑙、有的像鸽子蛋,百态千奇;水草茵茵,终年不枯,好像一层地毯。山峰拔耸,气候隆寒,并无游鱼栖居。

  在潭滨,有一位少年弯低腰,用酒杯以舀水,他并非别人,正乃龚念庶四弟子姓熊双名志契是也。

  他打小由恩师抱回来抚养训诲,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十七个春秋。一张方脸,五官端正,腰挺背直,也算人才一个!只是长年难展欢颜,眉锁郁挂,在外人看来,就是个不苟言笑、满腹悲苦的人物。

  此际他辫子盘顶,身穿淡青衣着。

  武志彦扬声问道:“你们在作什么?”

  熊、虞、颜三人见是她莅临,一同喊了声“师姐!”

  颜志悫答道:“他师兄弟在较劲,比赛哪个先能用酒杯到碧潭提水装满水缸,那人便算胜出。”

  武志彦斜瞟大水缸一眼,自掂每只水缸要装二十桶水,而这酒杯呢,五百杯也不一定装得满一桶,此等比赛当真费时费劲。多亏他俩练有太极玄劲,体力强、速度厉,相形平常人装水舀水之速其快何止倍蓰!

  心想:“出此无聊游戏的,舍却五师弟外,再无他人。六师妹对他一贯依顺,可说达至削足适履的程度,他出此主意,必将陪他玩的。四师弟这人……唉,欠缺主见,专爱与人方便,也不会予以拒绝。”问道:“目前是谁抢先头了?”

  颜志悫招手笑道:“你亲身来瞧瞧,不是加倍明晰吗?”

  武志彦道:“好的。”几步走了过去,凑眼一看,右手那缸刚有五师弟倒水下去,尚自起着涟漪,约略算来,只短十来杯应可满缸,而左首那缸兀自差水达三十来杯,道:“瞧这情势,五师弟应已赢了九成九了。”

  颜志悫粲然作笑,道:“可不是!”

  武志彦逼视着她道:“五师弟平素习艺并不怎么用心,喜爱玩耍贪逸,居然能够赶先胜出,的确极不简单。”

  颜志悫杏眼远射心中的他一下,欣容笑道:“本门的超元武艺,首重心悟通会、明领释惬,大体上不太重于勤惰之别。就拿大师哥来讲,练功最为勤快,却未必艺冠侪辈。”

  武志彦道:“那依师妹灼见,同门里边哪个最为出类,能够独占鳌头?”

  颜志悫道:“这很难妄下定论。本门创功伊始,至大宗旨莫过于融贯、激催人体的绝顶潜能量,遇强愈强,溯流截逡,因而不到恶战最末及生死关头,那便彰显不出其终极威力来。同门之中谁最了得,非但我不知道,恐怕师尊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武志彦道:“你的辩才最犀利,这总不假吧?我也懂得,四师弟和五师弟这番赌赛,胜负之数,相信你已大致早有定见。”

  颜志悫甜甜笑道:“是啊,我对五师兄充满信心,他一定会取胜的。”

  武志彦怪怪笑道:“信心什么的就免了吧,据我所猜,五师弟幸赖有你的鼎力暗助才是绝对因素。”

  颜志悫气道:“你胡说什么?”

  武志彦霍地手指她身后,喜呼道:“师父他老人家来了。”一俟她扭头去看,旋即探手而前,一举箍住她右腕。一者自己委实比她艺强,二者欺她神疏无备,伺准时机,把她右腕手探箍牢。

  颜志悫光火道:“你干嘛?快放开我!”连提三回元能,强冲硬撞,可惜手腕脉门被制,元能又不及她精深,许久都挣脱无功。

  武志彦听由她动其肝火,运劲握牢她手腕,转唤道:“二位师弟,赶快过来,看看这桩作弊事儿。”

  熊、虞两人耳闻师姐相召,即时暂停决胜比长之事,带着酒杯飞趋过来,齐询端的。

  颜志悫道:“我没作弊,师姐,你勿要随便中伤人。“

  武志彦道:“我猜呀,你必是使了‘龙汲术’,裒减四师弟水缸的水,转赠你未来夫婿的,对也不对?”

  颜志悫道:“三师姐,请你休再乱说了好不好?”目光中满闪着几近哀求之意,差些没有掉下泪来。

  只听得虞志谌带着不悦的口吻道:“那你右肘以下袖子面料何以濡墨了多处?请你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要你实话实说,不想听些饰非掩阙的言辞。”

  内心晓悉,该龙汲术她独获师授,具有汲水唧水神效。正因此一奇用,身旁虽无器皿资使,亦可悄悄汲取熊志契缸中水移注情郎的水缸里,神鬼不察,确保情郎立定不败之地。然则百密一疏,手掌浸水风吹可以快干,只是忽略了袖长沾水,淡绿质料多处转变墨黑;她又不曾参赛,一直站着,立足之地相距左右两缸应有五尺距离,何以绿袖会变黑色,这是说之不通的。结论相当明显:她确实坏了规矩出了千。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