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赌赛(3)

发布时间:2019-12-04 23:32:42

俩怎有心情再比,这场赌赛岂非半途沉没?”  颜志悫搔搔鬓角道:“是说,要先将二师哥回山之事压制住不道出?”  武志彦道:“是的,如此他俩才有心情比一直这样。也只半个时辰之限,目前已过去的大半,也快有结果了,你便宁静等待,少操心焦,听得懂了吗?”颜志悫道:“当然是告诉他俩,二师兄回来了,这有哪里不对吗?”。

>>>《天煞孤星之影子传奇》章节目录<<<

《第九章 赌赛(3)》精选

  颜志悫整整仪容,问道:“师姐,刚才你要说啥事呀?”

  武志彦笑道:“二师哥回山了!”

  颜志悫闻来心愉,转向峭壁顶放喉欲喊,却被师姐右手一把捂住小嘴,出声不得,听她责备道:“你想喊什么?”说着移开其手。

  颜志悫道:“当然是告诉他俩,二师兄回来了,这有哪里不对吗?”

  武志彦葱指一戳她脑门,啐道:“枉你常吹夸脑筋灵活,这也想不通。你不是想让你爱郎大出头脸、讨他欢心么?一旦通知二师哥经已回山,他俩怎有心情再比,这场赌赛岂不半途搁浅?”

  颜志悫搔搔鬓角道:“也是说,要先将二师哥回山之事压住不道出来?”

  武志彦道:“没错,如此他俩才有心情比下去。也只半个时辰之限,现已过去大半,也快有结果了,你便安静等待,少操焦心,听懂了吗?”

  颜志悫亦觉在理,乃听她的。

  跟着,武志彦把马、毛二人意欲拜师那事细讲一遍,内间有些诙谐之处,哄得颜志悫格格娇笑,最后才问:“小师妹,你给评个理儿,师姐赶走那两个大赖皮的法子,是不是最富实用的?”

  颜志悫敲敲脑门,说道:“小妹是个蠢丫头、笨丫头,所见仅如坎井之蛙,压根儿做不出这事的是非准绳来,盼请见宥。”

  武志彦白她一眼,道:“你倒乖巧,打圆边球,两不得罪,左右逢源。”

  又闲谈了会儿,听得颜志悫期期艾艾问道:“师姐,二师哥来回这么一趟晋中,也有半个月了,未知他……可有带些手信……手信回来?”

  武志彦笑容甚欢道:“嘿嘿,我就晓得你最在意关心的,必是礼物一事无疑,因故忍住不提,逼你亲问出口。”

  颜志悫嘟起玲珑嘴道:“光你净会计较心思,令人防不胜防,小妹也遭你算计了,可称了你心意?好师姐,小妹性急,快告诉我二师兄买回些什么手信。”

  武志彦笑了一笑,从怀中掏出段志鹏购赠的三样礼物,分予小师妹一份。

  颜志悫打开细视,见到炭笔黢黑、脂粉润莹、口笺茜红,俱属贵货,好生欢恺,一个劲道:“难得二师哥眼光精、够豪爽,就连买这些女子装扮用的物事,也能对合脾胃。”

  武志彦埋怨道:“别高嚷嚷,提防被五师弟听见,他决不会乐赞你这话的。”

  颜志悫俏眸一瞪,眉梢斜飞,道:“才不理他呢!谁叫他那般吝啬,似足一只铁公鸡,一毛不拔。”

  武志彦道:“他不是曾送你这对水晶耳环么?光泽流盈,眩人眼球,价值百两的,你仍要贪心嫌不足?”

  颜志悫应道:“是,这双耳环是有值百两的。可你想呀,迄今为止,这是他送我的唯一东西,再无其他了;换句话说,正是跟我阐明:‘喂,颜志悫,你生来便是虞家媳妇,铁事如山,任你更变不来。你便值百两耳环,身价决不再有高的了,若要就要,否则拉倒。’这家伙,就逮准我对他的守贞志节,欺负定我了,唉!”

  武志彦聆来先觉好笑,其后方才嚼味出她竟对虞志谌情意浓浓至斯,该番言辞乃属曲折的肺腑表白,又如何能笑得起来?

  随着时光推移,半个时辰只差刻余了。

  倏然之间,熊志契斗觉有物斜上猛射而至,速遄音阒,必是运用元能气劲所发。他目光尖锐,艺强不慌,瞧得详细,乃是一粒女儿家上衫的钮扣。

  当其时,头颈微扭,盘绕顶上乌溜溜的辫子似蛇引信,遇敌即扑,及时特准地荡开钮扣。不察辫梢触到近旁的虞志谌!此刻的他周身气劲犹像拉饱了弓、绷紧了线,一触之下,顿教他全身一下剧震,岔了玄劲,身子由不得前倾,往潭中俯堕直下。

  就在武、颜二女的惶叫声中,虞志谌并不慌乱,倒输太极玄劲,硬生生凝住杯中水,使其不俯泄流;待至潭面刹那,左掌朝下猛劈一掌,激起一股巨浪,送他窜高数丈;腰身一扭,翻个筋斗,安然无恙地卓立二女身前。

  几乎同时,熊志契也由峭壁上急速坠落,将至潭面,两脚足尖踮起,飞步踩水跑到他们三人这边来。

  单从外表比论,他的动作远远不及师弟的精彩惊险,但若在龚念庶等一众元能修持已臻化境的宿匠眼里,却看出另一层面:他投身下潭,飞速穿水,其间竟能尽化俯堕峭壁的绝强反冲力,且能平均护维身体不沉入潭,复能适时躲闪师弟掌击潭水时激起的巨浪溅湿,更能令连串环节发挥得从容娴和、顺乎自然,骤眼端审不破其间始止转折、斧砍钎凿的痕迹,浑融一体,承缵、悉悟了融门至真妙法。由此可知,他的艺业高比师弟直有千里计。

  颜志悫轻拍胸口笑道:“刚才五师兄失足掉下,我还认定他必输了呢,没想到四师兄也同时不支。既然这样,那便只有凭靠各自杯中水量来判结果。”

  稍加检验,得知虞志谌酒杯尚有十之六七,而熊志契的只有半杯之量,胜负已定。

  颜志悫笑得如花盛绽,愉悦道:“是五师兄胜出了!三师姐,你也没话好说了?哈哈。”

  熊志契满挂恧意,鼓勇对武志彦道:“辜负了师姐的期盼,实感对不起。”

  武志彦脸罩寒霜道:“你这人便光会谦让道歉,光会替人着想。你就敢说这一过程中竭尽全能了?大大的不见得呀!“

  熊志契支吾道:“我确实尽了力,可……可没骗你,“

  武志彦跺足啐道:“那好,我且问你:怎么就会那般千巧万巧,五师弟一经不支而堕,你则即刻尾随?“

  熊志契缓缓而道:“我也支撑不住了。”

  武志彦嘿的一声,再问道:“你点水而来,右手兀自高擎酒杯,不见有甚侧歪,应不致倾水出杯啊?敢情是在摆式时、堕潭时所倾?”

  熊志契勉笑道:“想是点水赶回时,晃摇厉害而成的吧。”

  武志彦恼火尤炽,大声道:“瞎辩!愣扯!”

  她正窝气愤吼,凑巧之极,灰蒙蒙的天空中敲醒春雷,隐约而响,似乎是对她作出响应。

  熊志契仰视一下天色,道:“打雷了,恐怕就要下雨了。”

  武志彦气冲冲道:“打不打雷、下不下雨,谁要你去多管闲事?告诉你,休想掉转话题。我已话儿在先,但教你有削了我脸面,我立即整个月不同你讲话,这是算数的。”

  熊志契垂手低脸道:“师弟听明白了!”

  话儿传进武志彦耳膜,不禁想道:“这傻胚虽傻,却又固执又重然诺,既答应了一个月内不找我搭嘴,铁定会履行得加倍一丝不苟的,我倒没必要弄到那一步啊。”给他蔼然一笑,大方道:“这回苟且算了,特给你个机会,下不为例。”

  熊志契舒眉道:“谢过师姐!”

  忽听虞志谌悦喊道:“四师兄,二师哥回山来了!喏,这些调脂抹粉的物事,正是他送给师姐和小师妹的。”

  当武志彦对熊志契大发牢骚时,颜志悫早把二师兄回山之事诉与爱郎,并让他看过三样礼品。

  熊志契乍聆之下,煞是欢怀,问道:“那二师兄他现在哪儿?”

  武志彦道:“可能仍在前山凉亭吧。”

  熊志契道:“我们现在就去见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