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绝色岳母 岳母 征服 乡野支教 爱的婉约 借命 荒岛
荒岛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隐患

发布时间:2019-12-05 06:28:56

主角叫苏臻的小说叫作《冥神煞妃》,是作者佚名创作作品的可怕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说着,掌心蓄满阴煞之力,整个空间都因为她的动作有些微的扭曲。之后被青衣寄声魂坏了性命的冤魂,都被其趋使全数会出现在大厅中,阵阵阴风鬼啸席卷而来。苏蓁明白,要不然这一下打在自己的身上,那她肯定会魂飞魄散,虽然因...之前被青衣寄声魂坏了性命的冤魂,都被其驱使尽数出现在大厅中,阵阵阴风鬼啸袭来。。

>>>《冥王煞妃》章节目录<<<

《第19章 隐患》精选

《冥王煞妃》 第19章 隐患 免费试读

说完,掌心蓄满阴煞之力,整个空间都因为她的动作有些微的扭曲。

之前被青衣寄声魂坏了性命的冤魂,都被其驱使尽数出现在大厅中,阵阵阴风鬼啸袭来。

苏蓁知道,要是这一下打在自己的身上,那她绝对会魂飞魄散,但是因为刚刚的重伤,她感到浑身上下骨头都在隐隐的发疼,甚至是灵魂都一抽一抽的。所以,此刻明明知道不多会死,她也没有任何的一丝力气去躲避。

青衣寄声魂身体越来越飘渺,苏蓁瞳孔渐渐放大,随后苦笑一声。她还真的想要拉着自己一起垫背呢,不然也不会连所剩无几的魂力都用上了。

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过,这一下之后恐怕连整个候府都不存在了吧,那样的话,那个女人也不在了,自己的仇是不是也算报了一半了?

但是孟千佑还活的好好的呢,她最大的仇人还没死呢。

眼见那团魂力越聚越大,苏蓁心里的不甘也越来越浓,低垂着的眼眸隐隐的红光闪现,和之前青衣寄声魂的赤红不一样,苏蓁的眼睛是从眼珠开始慢慢的变红,额角黑色的纹路若隐若现。

“嗡。”

一道剑光闪过,苏蓁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就看见夜重华伟岸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

“阎君。”

这一刻,苏蓁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这是一种死里逃生的喜悦和劫后重生的庆幸。

“到一边儿去,这里由我来对付。”

夜重华回头看了苏蓁一眼,视线在她流血的嘴角停留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道。

夜重华只觉得苏蓁嘴角的红色很刺眼,让他的心有些微的收缩。

尽管苏蓁已经死了,这具身体也是他强行把她的灵魂封印进去的,但是现在她的情况明显就是灵魂也受了重伤的。

转过头,夜重华看向青衣寄声魂的眼眸不带一丝一毫的波动,手中的黄金剑光芒熠熠。

挥动了一下黄金剑,夜重华冰冷的声音响在整个空间里,“身死之后,逆天而行,本就是不容于世的,此罪一;现在更是罔顾人性命,因为私人恩怨,残害生魂,留恋凡尘,此罪二;公然挑衅渡魂使,并打伤渡魂使,此罪三。现,本阎君替天行道,将你斩于黄金剑下。”

夜重华一字一句,句句像是在他们的耳边说着一般。

苏蓁本来还因为阎君离开地府灵力发挥不出来而担忧,但是看着这般高傲华贵的阎君,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臣服,从心底到灵魂的臣服。

青衣寄声魂本想对夜重华动手,但是此次的夜重华好像哪里不一样,就像是真正的阎王站在她的面前一般,让她的魂力和怨气一点儿都发挥不出来。

之前的夜重华因为灵力被限制,所以她只觉得他比普通的修者厉害一些,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但是现在的夜重华,她从灵魂害怕。手中所有的动作全都停止了,傻愣愣的站在远处看着黄金剑劈下。

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青衣寄声魂就消散在了世间。随着她的魂飞魄散,一个白色的瓷盒掉落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就不动了。

苏蓁看着那个白色的瓷盒,直直的发楞。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苏蓁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把这个瓷盒捡起来抱在怀里。

夜重华看着苏蓁的动作没有出声,就在苏蓁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的时候,夜重华整个身子突然朝着她砸下来。

幸亏黑白无常出现的及时,不然苏蓁觉得自己肯定会二次重伤的。

黑白无常看了眼大厅,大厅里的人早就在苏蓁和青衣寄声魂打斗的时候躲得远远的,所以此刻并没有人在这里。

撕开一个通道,两人带着夜重华和苏蓁一起回了地府,毕竟他们都属于魂体,回地府养伤会好的快很多。

苏蓁看着躺在床上的夜重华,不由得想起了刚刚他仿如神抵的模样。那样的夜重华很陌生,但是很神圣。

看着一旁担忧的黑白无常,苏蓁还是忍不住问道:“刚刚阎君……”

“是不是觉得阎君和平日里不太一样,变得非常神圣,简直就像是神仙下凡一样?”

回答苏蓁问题的自然是活波好动的白无常,黑无常默默的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微微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的内心也不平静。

苏蓁想了想,觉得白无常的比喻比较贴切,遂点点头。

“阎君虽然在世间发挥不了他的灵力的十之一二,但是他掌握着世间所有的死魂的生杀大权,自然是有一些手段的。而这次阎君用到的就是黄金剑的弑杀。这一招下去,死魂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只是这一招只能用在死魂触犯了天道的情况之下,就比如刚刚那个青衣寄声魂。”

苏蓁终于明白为什么夜重华在动手之前还要说三条理由,又为什么青衣寄声魂最后一动不动任由夜重华出手。

原来是夜重华说的三条罪由是被天道承认的,所以天道直接束缚了青衣寄声魂的魂力,把她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的,让她动都不能动。

“既然如此,那阎君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而且之前夜重华也用过黄金剑,当时并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白无常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学着世间的人一般背着双手,仰着脸说道:“阎君在世间发挥的灵力只有十之一二,而这一招需要使用的灵力却远远不止这么多,所以阎君这是受到了反噬。”

这般说来的话,一切倒是能够解释的通了。上次青衣寄声魂并没有想要和夜重华动手,她反而是在讨好夜重华,想要得到渡魂使的任命。

而夜重华分明已经祭出了黄金剑还奈何不了青衣寄声魂。那个时候苏蓁其实在心里对夜重华是有所怀疑的,毕竟青衣寄声魂在厉害也不会是阎君的对手。

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心里反而对夜重华有了淡淡的愧疚。

黑无常看了看夜重华,然后转过身来对苏蓁说道:“我们兄弟二人要去引魂了,阎君就麻烦苏姑娘代为照顾了。”

白无常听见又要去干活儿,皱巴着脸,但是也没有说出不去的话。

现在青衣寄声魂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苏蓁也算是闲下来了。因此对黑无常的话不置可否,点点头道:“你们去忙吧,我在这里守着。”

现在已经到了地府,所以黑白无常对阎君的安全问题还是比较放心的。

等到黑白无常都走了之后,苏蓁又看了看夜重华,见他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在床边不远的地方坐下来打坐修行。

经过青衣寄声魂之后,苏蓁觉得自己现在的等级真的是太低了,心中渴望变强的念头时刻加强。而且她的敌人还不是一般人,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下,所有的仇恨都是空谈。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夜重华缓缓的睁开眼睛,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疼痛感也不是很强烈了。毕竟对于他来说,睡觉也是一种修行,更何况他现在所处的还是地狱。

突然他感觉到了周围有灵力波动的痕迹,转过头一看,苏蓁那张熟悉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段时间虽然他不在人间,但是陈候府中发生的事情以及苏蓁的所作所为他都清清楚楚。

所以在苏蓁和青衣寄声魂对上的时候他一早就在暗中观察,要不然也不会出手的那么及时。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不过几天没有见,苏蓁成长的速度真是让人惊讶。以前别人都说他修炼速度很妖孽,那苏蓁不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之前白无常回来提起这事儿时,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太过的在意。虽然苏蓁身上的怨气很重,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有的时候他觉得苏蓁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而又有的时候她的心底又柔软的让人心疼。

苏蓁,苏蓁。

夜重华自己都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苏蓁已经占满了他的脑子,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想到她的时候心里会很满足,见不到她的时候会一直在想她现在在做什么。

明明知道苏蓁要是再这样成长下去会成为一大隐患,但是夜重华还是舍不得毁掉她。对,就是舍不得。

不过,这个时候的夜重华并不知道他的苏蓁的在意意味着什么,而苏蓁自然也不会知道眼前这个冰冷无情的阎君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夜重华的视线太过强烈,苏蓁长长的眼睫微微抖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漆黑明亮的大眼。

苏蓁也没有想到她刚睁眼就对上了夜重华的眼睛,一时之间有些惊讶。怔愣了一下之后,苏蓁站起身走进几步,关切地问道:“阎君,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夜重华移开视线,坐了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已经好多了。”

苏蓁想了想还是说道:“今天多谢阎君救命之恩,要不是您及时赶来,恐怕我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