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吴敏静 李海 后妈 罪恶之城 回到明末开创新时代 夏繁星 
末日 成人 小可 家族 老爸 这个妹妹不太冷 神雕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奇怪的病症,奇怪的病人

发布时间:2021-04-09 06:24:55

沈明似略有悟:“你说的是那个孩子吧?的确,我是豪无办法,我也想看一看楚云帆小兄弟会怎么药物治疗,有什么办法。”李白清点物品了点点头。“那不知道,这个病人身在何处?。”楚云帆李白清点了点头。。

>>>《花仙之路》章节目录<<<

《第12章 奇怪的病症,奇怪的病人》精选

推荐书目:农女医妃种田忙 大魏厂公 满宅生香(上) 妈粉睡前集训 阴间密码 冒牌职业大神 画春光 儒女可教 北地巫师 特种兵痞在都市

沈明似有所悟:“你说的是那个孩子吧?确实,我也是毫无办法,我也想看看楚云帆小兄弟会怎么治疗,有什么办法。”

李白清点了点头。

“那不知,这个病人身在何处?。”楚云帆见沈明似乎也知道是谁,向李白清问道。

李白清抬起右手看了一下手表,说道:“这个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正好约了她来医院检查。”

楚云帆心道,恐怕不是正好约了病人吧,今天沈明说要介绍一个医生,你就约了一个棘手的病人,说是巧合,楚云帆可不信,不过他也没有点破这一。接口说道:“那还真巧,正好我也去看看,我辈医道,正是该多见一些稀有的病症,才能提升自己。”

问听此言,李白清和沈明也都是暗自点头,临床经验,几乎就是一个医生的全部。

李白清起身,向门外走去,楚云帆沈明让路,随后跟着李白清一起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一路到了四楼,李白清边走边说:“具体的病症我也不多说了,沈明你也知道,楚云帆小兄弟见面也能看到,这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得了这个怪病,差点直接夭折。

当时是我治疗的,可惜我医术不精,只保住了她一条命,留下了很严重的病症,从小到大,受了很多罪,我也是很心疼啊。”

听着李白清的话,楚云帆心中也是愈加好奇。

未多时,就走到了一间会诊室,李白清打开门,伸手表示请进,三人一排进了室内。

楚云帆进门就看到一名少女站起来表示迎接,少女身材高挑,身着青色长裙,长发披肩,却是奇怪的挡住了左边的整张连,头发挡的严实,只漏出了右边半边连,仅见右边的连就能看出,少女的容貌很是秀丽。

不过,楚云帆也是猜出来了,看这少女身上安静的气质,恐怕不是那种特立独行之人,头发盖住了左脸,恐怕不是出于本意,这病症,应该就是出在了那被挡住的半边脸。

李白清挥手让少女坐下,整个会诊室就四个人,三人也坐在了少女对面,看着楚云帆,少女右面的眼睛透着一丝询问看向了李白清。

李白清明白她的意思,开口道:“这位楚云帆,今天刚来医院就职,别看年纪轻轻,恐怕医术尚在我和老沈之上,所以我今天约你来看看,说要给你介绍的医生,正是他,让楚云帆看看有没有办法治一下你的病。”

少女闻言惊讶,看向了楚云帆。

楚云帆开口道:“我是楚云帆,不知姑娘芳名。”

少女确实,从身边背的小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打开了第一页。

只见上面写着

“我是许紫诺,初次见面,我现在没法开口,请您见谅”

字迹娟秀,如同少女一样。

哑巴?

怪不得从进屋就不发一言,原来失语。

“许紫诺小姐,你好。咱们尽快进行治疗吧。”

许紫诺点了点头。

“请……你把左边的头发撩开,让我看一下是什么样的症状。”楚云帆迟疑道。

身为一个女性,若是外貌有缺陷,那受到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大,许紫诺也经历了很多,他不确定许紫诺是否还有勇气面对。

沈明和李白清相互对视,叹了一口气,对于楚云帆能猜出紫诺左脸有问题一事也没感到意外,医生的直觉也不是那么弱,只是,苦了许紫诺了。

在每个人面前,漏出她的左脸,对她来说,都是一场酷刑!

熟人面前都是,何况是陌生人。

许紫诺问听也是身体一凝,半晌没有动作。表情迟疑,银牙咬着嘴唇。

楚云帆也没有催,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大致可以猜出来,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许紫诺还是动了,左手缓缓抬起,将左脸的头发,缓缓撩起,漏出了狰狞的真面容。

尽管楚云帆做好了心里准备,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是,楚云帆自己也知道,自己一定没控制住,实在是,这脸确实是惊到他了。

在秀丽白净的右脸旁,是多么狰狞可怖的半张脸!

如同枯木,遍布褶皱,呈紫黑之色,哪里是一个二十多岁小姑娘的面容!好不夸张的说,小孩子见到晚上都会做噩梦!

右边天使,左边恶魔!

一开始的惊异之后,楚云帆也是一阵心疼,本是一个如花的灿烂年纪,可是许紫诺因为这张脸,却是处于黑暗之中,没有自暴自弃已经是难得了。

许紫诺撩起头发之后,看到了楚云帆的观察,身体微微颤抖,眼睑低垂,仅能看出表情的右脸,是充满着纠结,恐惧,不安,其中又有那么一丝丝期待,期待着楚云帆,期待着这个年轻,年纪与自己仿佛,被李白清和沈明都高度评价的少年能给自己带来奇迹!

楚云帆看出了少女的期待,开口道:“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姑娘不能开口说话,想必也是声带左部分同样枯死,所以无法发言,左眼视力也受到了影响,左耳也应该是无法正常聆听,我说的可对?”

许紫诺微微点头。

“把手给我,我检查一下脉象。”楚云帆问到。

许紫诺收回左手,放下了头发,左脸被遮住,她也安心了很多,乖巧的伸出了右手。纤细修长,白净无暇。

楚云帆也是心中一叹,卿本佳人。

楚云帆手搭上许紫诺的手腕,仙气渡进,探查体内情况,同时出口问到:“不知,你这左脸可有知觉?”

许紫诺摇了摇头,左手隔着头发摸着自己的脸,神情忧伤。

楚云帆也是点了点头,观那肤色,没有知觉也是正常的事。严重的地方在于,体内仙力探查之下,竟然发现了一些奇怪。

她的身体,竟然属于非常健康的,只有脸部,探查竟然发现了,死气,这不是蒋老那种被病痛所折磨,身体自然散发出来的那种,而是另一种死气,吞噬生机,所以左脸才会那般狰狞。

至于为什么盘踞在左脸,这就有意思了,是一股真元力牢牢的在脸中间部位,将死气逼在了左脸。

果然,这个世界是有修行界的存在的,没有这股真元力护着,许紫诺早已夭折!

之前,李白清说是他治的,恐怕并不尽然,李白清自己应该都不知道,还有修行界的人出手,才能救下这条生命。

这道死气十分顽固,依然紧紧盘聚在左脸部位,吸收她的生命壮大自己,是以左脸才会枯死至此,这是怎么补也不回来的,那股真元力虽然仍在牢牢的困住死气。

但是,楚云帆看的出来,死气在壮大自己,真元力却后继乏力,想必,总有一日,会冲破那倒封锁,取走她的性命,也就是许紫诺香消玉殒的日子!

这日子也快到了,估计要不了几年,能萦绕这般恶毒的死气,定然是被仇家报复,想必从娘胎里就被公攻击了,想要一尸两命!

结果许紫诺被人救了,估计那人也是来晚一步,许紫诺才会落得这般面容。之后的治疗为什么没有继续,楚云帆也想不明白,相比其中还有隐情。

而许紫诺的家庭想必也不是寻常人家,能惹到此等邪道中人报复,还有请到或者找到修行界的正道人士出手保命,想必与那修行界脱不了干系。

当下开口问道:“可是先天就如此?”

许紫诺点了点头。

“敢问,令尊令堂是否安康?”

许紫诺从包里拿出了笔,正要在笔记本上开始回答。

旁边李白清已经张嘴替她解释:“紫诺的母亲怀她的时候,出了一场意外,元气不足,生下她就去世了,这孩子才先天不足,身子也很弱,以我的能力,也只能保持如此。

他的父亲常年在外地,对她能照顾的有限,幸好紫诺坚强,顶住了生活中的种种压力,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早已当成自己的孙女,这些年,我也是看着她就心疼,不知,云帆你可有法子帮助她?”

楚云帆摇了摇头。

许紫诺眸中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这些年总是如此。

一个一个医生,一次一次摇头。

一次一次希望,一次一次失望。

她受了多少苦,多少次接近崩溃,暗地里流过多少眼泪,虽然左眼已经接近坏死,只能流出一行泪,但是,她一行眼泪也已经流出同龄人数倍!也想过死亡,但是母亲留下的话支撑着她,让她有勇气面对残酷的现实。

又一次……

她以为这个年轻的少年能带来一些不同,自叹一声,自己又在奢求什么……

楚云帆见她眼目低垂,眼泪已经在眼眶上打转,让他都有些于心不忍,连忙开口道:“你的脸我现在还没办法马上你治好,还需要一段时间,事成之后,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调理,你才能像正常人一样,才能痊愈。

你的嗓子我现在倒有几分把握,先治好你的嗓子,让你能开口,给我一点时间,你可愿意相信我?”

许紫诺蓦然抬起头,一只美眸紧紧看着微笑的少年,少年虽然在微笑,但是话里的自信,面上的肯定,让她刷的眼泪流了下来。

小嘴微张,哭的那么畅快,哭的那么心酸。

他只是简单的这么说,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小事,一件既定的事实。

外面阳光明媚,照进了屋内。

少年嘴角微笑,却带着一股生机,照进了他的生命。

全力抑制住了自己的抽搐。停住了眼泪。

然后重重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