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王二柱 同谋 曲颖 卿本佳人 好色小 乔婷 欲都囚徒
鬼夫 倾城 司机 婚外韵事 时间停止 虎啸山林 同学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偷袭

发布时间:2021-05-04 15:53:09

云天龙大摇大摆的从巷子深处走了出,痞笑道:“还我以为是什么人跟了我一夜,原来是是个美女!”青衣女不苟言笑,冷着一张脸地说:“为什么引我来这里,你早已意外发现我了。”云云天龙狂妄的眨眨眼睛,“就你这水准,我当然早就发现你了!跟踪我就算了,人家路边方便一下你也不知道回避!弄得我很尴尬呀!”。

>>>《都市狂龙》章节目录<<<

《第20章 偷袭》精选

推荐书目: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王妃下堂乐 仙侠世界做土豪 试婚不是婚 纨绔圣尊 红龙传记 九国 冠盖锦华 前生今世共修仙 向往之璀璨星光

云天龙大摇大摆的从巷子深处走了出来,痞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人跟了我一夜,原来是个美女!”

青衣女不苟言笑,冷着一张脸说道:“为什么引我来这里,你早就发现我了。”

云天龙狂妄的眨眨眼睛,“就你这水准,我当然早就发现你了!跟踪我就算了,人家路边方便一下你也不知道回避!弄得我很尴尬呀!”

青衣女脸色难看,十分不悦道:“就你这副样子,竟然会做保镖,流氓才是你的本色出演吧!”

云天龙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儿,“那美女,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跟踪一个流氓?你跟我有仇?”

“没有。”青衣女回答。

云天龙笑道:“我就说嘛,我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仇人呢!你一定是我师傅的仇人,干嘛来找我呢!一人做事一人当,他得罪你了你去找他就好了,别跟着我了!”

“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脑子却这么差劲,真是可惜了这一身的本事,死了都不知道原因,反正下了地狱以后,也没人关心你是为什么死的了。”

云天龙本想转身离开,却突然听见这女的嘲笑自己,心里很是不爽。

“你口才这么好,为什么不去做律师,倒是跑来修炼功法?律师这个职业很有前途的!”

“看你这身装备,怎么看都能猜到你是哪门哪派,等我不忙了,倒是可以去妙音府串门子!”

青衣女道:“想法和现实永远都是两回事,就看你有没有能力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云天龙这次是真的笑了,且不说他不打女人,就算是自己让着她,她也未必能和自己打个平手。自己平日里是谦虚了一些,但可别真的以为他很怂。

“大家明人就不说暗话了,到底谁派你来的,为什么盯上我?”

云天龙问。

“要怪只怪你命不好,偏偏一出无忧谷就做了盛兴集团大小姐的保镖,没有人针对你,只是你碍了别人的路,刚好我的任务是解决掉林静的保镖,刚好你倒霉而已。”

云天龙惊愕,原来还是因为盛兴集团,还是因为林静,那为什么不盯林静非要盯自己呢!

难道真的是刚好我比较倒霉?

签合同的时候三叔公可没说还有安全隐患啊!

这下可好,对方连自己的底细都调查的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无忧谷的人还敢来找麻烦,看来对方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以后除了每天保护林静以外,还要兼职保护自己,实在是分身乏术啊!

“你是妙音府的人,能请的动你的人怕是只有冷家了吧!”云天龙对各派分支还是略有了解。

“你也不算太傻。”青衣女终于不再冷着脸,她喜欢和聪明人讲话,一点就透,用不着多费口舌。

云天龙没想到冷万里这个伪君子竟然这么快就动手了,还把自己当成他的威胁,这么快就想要铲除自己。

云天龙打量起这个青衣女,看起来,应该也不是特别的弱。

“我是不是应该知道你的名字呢?难道叫你冷面美女!”

云天龙笑着问。

青衣女看着眼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云天龙,说道:“你确实应该记住我的名字。因为,今晚你会死在琴书的手里。”

云天龙闭上眼睛,嘴角上扬出一个刚好的弧度,“那我一定记住你,因为,今晚琴书会被我杀掉。”

云天龙当然只是吓唬她,虽然大家同为修炼之人,但是在这地方,想要杀个人谈何容易,法律不是摆设,这儿不比无忧谷,不比那些避世的门派,毕竟警察也不是吃软饭的。

虽然云天龙不怕这些,但是也不能搞特殊化吧,入乡随俗才好嘛!

云天龙盯着琴书腰间的七弦琴,看了很久,“你这把琴卖相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啊!”

琴书冷笑,感觉云天龙不知所谓,他怎么会知道这七弦琴的威力。

“看来你是迫不及待想要试试我这七弦琴了,那就成全你,让你领教领教我的波音功!”

琴书趁云天龙思绪游离,突然主动向云天龙发起了攻击。

他握紧腰间的七弦琴向云天龙直逼而去,口中喃喃的唱着什么,大概是妙音府的什么心法吧。

云天龙只见琴书腰间的七弦琴越来越大,骤然落在琴书的手中,不大不小,刚好是一件称手的兵器。

他迅速目光集聚,在琴书身影冲到自己面前的一刹那,以比琴书更快的速度,腾空而起。

他愤愤的看着还在跳着舞步的琴书,大喊道:“琴书!你竟然偷袭!”

云天龙很生气,他不怕对方比他强,就怕对方不够光明磊落。

毕竟自己行事坦荡,从不暗地里搞事情,更见不得别人暗地里给他搞事情。

琴书的速度并没有就此而慢下来,他一手托着七弦琴一跃而起,另一手划在半空以维持平衡,在目光直视云天龙成为水平线时,将手中托着的七弦琴抚入胸前,猛的将另一抬起的手落在琴面上,向云天龙横扫过去。

云天龙赤手空拳,虽然修为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无奈空手与琴书交手,除了对波音功的防备,就很难再去攻击他这个人了。

好在云天龙出门前换上了从师傅师娘那里偷来的衣服,这使云天龙白白占了不少便宜。

云天龙后退的速度堪比疾风,琴书丝毫没有懈怠,紧追其后,看他的架势,今晚是一定得除了云天龙这个碍事儿的保镖。

琴书又是一阵抚琴,波音功法在琴书抚琴的一刹那释放出了它自身的威力,但却已经丝毫伤害不到云天龙。

七弦琴自身是一件灵物,威力不容小觑,但此琴有它自己的特点,它所释放出的力量随着琴主自身能力的变化而变化,通俗的来说,就是抚琴的人修为越强大,七弦琴所释放出来的波音功法威力就越大。

琴书的波音功法极为娴熟,但自身体质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使波音功法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功力。

他的修为是无法和云天龙相抗衡的,如果一直耗下去,琴书的体力逐渐减退,波音功也会随之减弱。

云天龙心下暗想,只好先跟他比耐力,等他松懈的时候再主动出击。

想着自己的锻炼功夫即将步入空明境界,无论如何,他一定是比不过自己的。

如果非要硬碰硬,琴书即使有琴在手也未必打得过云天龙,只是没到非要打败他的地步,如果能和解,最好还是不好用暴力解决问题,伤了两派之间的和气就不好了。

云天龙一走神儿,不慎被七弦琴的琴风冲击的后退了两部,一下子撞在了墙角的垃圾桶上。

琴书乘胜追击,想要直接解决掉云天龙,在琴书一鼓作气向云天龙扑过来的时候,云天龙灵活的一闪,七弦琴发出的音波功震的垃圾桶狠狠的晃动了一下。

云天龙看得出来,琴书抚琴很久,已经有一些体力不支了,就连垃圾桶也只是稍微颤了那么一下,甚至都没有破裂的痕迹。

“兔崽子!吵什么吵啊!打扰别人清修是一件很没素质的事知道不!大半夜的弄把破琴弹什么弹?你以为你犹抱琵琶半遮面啊!烦死了!妙音府什么时候能不修炼那些扰民的乐器啊!”

垃圾桶里突然传出声音,云天龙和琴书同时向墙角的垃圾桶看过去,只见垃圾桶的盖子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继而从里面钻出一个人。

两个人同时被吓了一跳,从云天龙走进这条巷子开始,打斗了这么久,他们二人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巷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而且,重要的是,他还知道妙音府,甚至连其如何修炼都了解的那么详细,不知是哪门哪派。

云天龙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从垃圾桶里钻出来的怪人,到底什么世外高人,竟然会在垃圾桶里睡觉!

这种癖好还真是少见。

云天龙仔细看过去,发现此人相貌颇为出众,虽然看起来衣着破烂不堪,但是云天龙却从里面看出了玄机。

这人分明是灵宝阁的人。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都是宝物的人,云天龙眼睛都不舍得再挪开一丁点儿。

他身上穿的叫做破罗衫,虽然外表看起来像个乞丐,实则这件破罗衫刀枪不入,是护身的好宝贝,区区一件不起眼的破烂衣物,却足以顶替那些人练了一辈子的金钟罩铁布衫。

而披在肩上的摩挲斗篷,普通人一眼看过去一定觉得这个乞丐把唐僧的袈裟披在了身上,可这斗篷的威力,足以抵御十万人的攻击,要是放在古代,哪个国家能有这么件宝贝,早就富甲天下了!

还有他脚上穿的鞋,是消失已久的昆绫靴,看着像块破铜烂铁,可要是真到了打不过人家的时候,这靴子便可当作御剑使用。

昆绫靴一但启动,速度堪比火箭,就算后面追你的人修为再高,也伤不到你一分一毫。

这位朋友虽然躲在垃圾桶里睡觉,可头发却十分整齐,头顶一抹若隐若现的草绿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