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果圃人家网
大家都在看
王二柱 同谋 曲颖 卿本佳人 好色小 乔婷 欲都囚徒
鬼夫 倾城 司机 婚外韵事 时间停止 虎啸山林 同学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救人

发布时间:2021-05-04 15:53:09

大汉举起来手里的铁棍向云天龙砸回来,转瞬间间就只听见嗖地一声,大汉被云天龙手中的星光给穿膛而过,当即就死过去的了。这流光功法但是在无忧谷的时候师娘偷偷的交到自己的,流光这流光功法还是在无忧谷的时候师娘偷偷交给自己的,流光功法的威力并不大,内属纯阴,以柔克刚,以阴克阳,无坚不摧。。

>>>《都市狂龙》章节目录<<<

《第25章 救人》精选

推荐书目:全世界都在演我怎么办 王妃下堂乐 仙侠世界做土豪 试婚不是婚 纨绔圣尊 红龙传记 九国 冠盖锦华 前生今世共修仙 向往之璀璨星光

大汉举起手里的铁棍向云天龙砸过来,转瞬间就只听到嗖地一声,大汉被云天龙手中的星光给穿膛而过,当场就死过去了。

这流光功法还是在无忧谷的时候师娘偷偷交给自己的,流光功法的威力并不大,内属纯阴,以柔克刚,以阴克阳,无坚不摧。

其中的精妙之处却是流光功法本属女子修炼功法,没有太强的力道,胜的只有速度。

在流光出鞘的一瞬间摄入人的胸膛,即可令对方当场昏死过去,却又不会伤及人的性命,技惊寰宇,难以抗衡。

黄毛儿见状拉起四眼书生就奔门外跑去,连大汉都栽了,再不跑还能活命吗!

这人不知练的什么邪门歪术,竟然这么厉害,开始的时候还眼拙把他当成土包子,这不是惹祸上身吗!

云天龙不慌不忙的转过身,手中运作一团,手臂向外一挥,正中四眼书生的眼镜片。

四眼书生没了眼镜开始四处摸索黄毛儿,黄毛儿丢下四眼书生飞快的向门外跑去。

云天龙眼睛里划过一丝光晕,周身那些奇怪的光又都消失了,他没有再去追黄毛儿,一个小喽罗而已,不值得让自己浪费时间去对付他,何况自己此行的目的是救人。

云天龙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打了个哈欠,这一晚上真是太糟心了。

真希望明天林静能看在他见义勇为的份上大发慈悲给自己放个假,他真想好好的睡一觉。

看着玻璃台上还不省人事的重伤者,云天龙笑了,没想到自己今天这么威武,连师娘传授的流光功法都给用上了。

云天龙已经累的筋疲力尽,好在总算是把人给救出来了,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他就彻底解放了!

躺在玻璃台上的那人已经奄奄一息,看着马上就要挂掉的样子,情况危急,云天龙打算先把伤者送到医院救治。

万一救过来了一个也不枉自己费尽心思的救他,救不过来,自己也尽力了,毕竟自己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

云天龙用一只手轻松的抓住他,像提小鸡一样拎出了门。

出了酒吧,天还是黑的,他放眼望去,这么多人的地方周围竟然连一台车都没有。

云天龙无奈的摇摇头,还是自己解决吧。

他纵身一跃飞到半空,脚下多了两抹红光,随手抓起那个受伤的人,在空中迈开流星大步,准备去往医院。

还是上面的即视感好啊,四周没有障碍物,应该怎么走一目了然,根本不用担心走错了路。

给林静当保镖以来,云天龙从没来过医院。

林静不舒服的时候都是有专门的医生上门诊治,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陪同。

云天龙找了半天才发现医院的位置,骤然从半空落下,推开医院的大门,横冲直撞的来到服务台。

云天龙把那人随意的丢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拍醒正在打瞌睡的值班护士,“这个人好像快不行了,赶紧救命!”

值班护士顺着云天龙的手看过去,只见一个血人躺在长椅上,脚下的血一直淅淅沥沥的延伸到门口。

“门口重伤患者需要抢救,失血过多,急需输血,速来人送手术室…”

护士对着手里的对讲机一阵汇报,15秒后,云天龙看见四五个医生护士推着手术车飞一样的跑过来。

这速度快赶上自己了,师傅怎么从来都没对自己说过,外世还有这么一种职业,不用修炼也可以学会闪现的功夫。

那个人四仰八叉的被抬上手术车,匆匆送往手术室,云天龙嘴角一扯,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抬脚就要往外走,那个值班护士一把抓住云天龙的衣服,云天龙紧张的赶紧把她的手拿掉。

云天龙把脸一沉,“干嘛?别乱动我的衣服!”

小护士嫌弃的瞥了眼云天龙,“谁稀罕动你这破衣服!先把手术费、住院费、医疗费交了。”

云天龙一脸懵,什么这费那费的,把他送医院来就不错了,还要给他交钱?

“凭什么让我交钱?我又不认识他!”云天龙觉得这护士莫名其妙。

值班的小护士上上下下打量了云天龙好几遍,冷哼道:“你不能因为你没钱就逃避责任啊!你既然撞了他就得对他负责,既然你没有选择撞完人就马上逃逸,而是把他送到医院抢救,那说明你还是有良知的啊!”

“什么和什么啊!谁撞他了!我是看他被人打成这样才把他送医院来的,我这是善举怎么到了你这儿就成了肇事者了!你一个护士连击伤和装伤都分不清啊!”

云天龙有点儿生气,自己忙活了大半夜,结果不但没人领情还被当成撞人的,真是太倒霉了。

护士有些难为情,“原来是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没分清楚状况,不过既然人是你送来的,你就把病人需要的费用给垫付一下,等我们联系到病人家属就让他们立刻把钱还给你。”

云天龙使劲儿的拍着额头原地转圈,怎么还是要自己付钱,自己哪儿来的钱!

这么多年一直待在无忧谷,简直就是身无分文,好不容易出世当了个保镖,自己连工资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就直接赤之裸裸的入了师傅的口袋。

云天龙使劲儿的对护士摇头,“没钱。”

护士蔑视的看着云天龙的穿着,从头看到脚,说来说去不还是没钱,等于没说一样。

没钱还使劲儿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把自己形容成了多伟大的救世主,还嘲笑她的专业!说到底不就是不想掏钱的穷鬼!

护士不再理会云天龙,转身回了服务台。

云天龙也懒得和她解释,反正自己就是没钱,和她说那么多也没用,自打自个儿第一次穿着这身衣服见到林静的时候,就没被待见过!

云天龙出了医院,一个人往家走,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睡一觉。

然而他并没能打开外面的大门。

林静这个婆娘,又把门给锁上了,她怎么笨的像头猪一样,明知道这破锁对自己不管用,还在这儿白费力气,让云天龙莫名觉得搞笑。

她一定是知道自己今儿晚上经历了太多事儿,闷得慌,才给自己找了这么个机会嘲笑一下她的智商,以此来解解闷儿。

云天龙进屋以后,本想直接去睡觉,可脑袋里突然萌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他想整一整林静。

他把外面的门反锁,然后打开了林静卧室的门,云天龙进去以后打开了窗户,然后悄悄的爬上了林静的床。

第二天一大早,完全不出云天龙所料,伴着林静的尖叫声混合着铃铃的闹钟声,云天龙被踹到了地上。

林静尖锐的声音震的云天龙十分头疼,他还没有睡醒呢!

“云天龙!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房间!你对我干了什么!”

林静急忙掀开被子,看见自己的衣服和昨天睡觉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渐渐恢复了平静。

云天龙痞笑道:“谁让你把门锁上的!”

林静假装一脸无辜,“我把门锁上你不是一样能进来吗!保镖不在家,我不锁门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你既然都进来了,为什么还要进我的房间!”

云天龙冷淡的哦了一声,“我看你锁上门,以为你不想让我从门进来,所以我就从你的窗户进来了。”

“你说什么,我这里是二楼!”

林静完全不相信云天龙的鬼话。

“你知道凭我的本事,就算是二十楼也跟一楼没差的。”云天龙狂妄的耸耸肩。

林静看着坐在地上还没睡醒的云天龙,确定他没有对自己做什么,也就不再无理取闹了。

“你,滚出去,我要换衣服。”

林静指着门对云天龙喊道。

云天龙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爬起来,乖乖出了门。

困懵了的云天龙把床转移到了一楼的沙发上,躺在那里偷笑,睡意全无。

他知道,林静不会就这么消消停停的让自己睡觉的。

啊---

洗手间里传出一声尖叫,然后云天龙听见了有急促且十分悲愤的脚步声向自己跑过来。

“云天龙!我杀了你!”林静冲进厨房拿出菜刀直奔云天龙。

云天龙咻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逃之夭夭。

林静顶着被云天龙画的乱七八糟的大猫脸义愤填膺的追着云天龙满屋子转圈,还一边喊着“云天龙我要杀了你”!

云天龙知道林静根本追不上自己,就只管自顾在她面前幸灾乐祸,气的林静一阵狂吼。

林静是凯蒂斯贵族学院的在校生,多半时间都需要在学校里度过。

为了能让云天龙贴身保护林静,林博安排云天龙到林静所在的学校做了插班生,时刻保护林静的安全。

因为是插班生,云天龙被安排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他当然不会真的去听那些千篇一律的教授讲什么课,他的任务就只是保护林静而已。

阳光慵懒的洒在课桌上,云天龙埋头睡的正香,忽然被一本书给重重的砸醒。

云天龙眯着眼睛抬起头,就看见林静一脸坏笑的站在自己面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